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拽猫的博客

 
 
 

日志

 
 

女博士办公益债台高筑 郭美美事件致资金链断裂  

2011-11-10 09:1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一条名为“清华博士后曹明秀夫妇举债办教育”的微博在网上广为流传。昨天,当事人、北方交通大学财经专业博士后曹明秀和她的丈夫黄鹤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为了已建设多年的家政女工培训项目以及对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师予以支持,两人已经债台高筑,共欠款近50万元。上周,他们的办公室因为交不起房租已经关闭。

此次陷入困境的是由黄鹤管理的日新汪唯基金。这家成立于去年4月的基金,是在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支持下,由当时的北京道亨公司董事长汪唯捐助启动资金100万元设立的专项基金。该基金致力于农民工子女教育、农民家政女工培训就业支持。

然而,该基金刚刚成立,发起人汪唯却因病去世。基金只靠前期投入的100万元进行公益活动,在一年间,他们共资助了北京雨竹、明欣、东方红、汇蕾和金榜5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共120名教师。“每个人每个月资助300元到600元不等,这样加上学校发的钱,教师的工资在1200元~1600元之间。为了能让孩子们获得有质量的教育,4所学校配有执行校长。他们都是各地有经验的名校长,有的是退居二线。每人每月2000元补助。”黄鹤告诉记者,这样下来,光是农民工子弟学校方面,每个月的开支就将近8万元。

与此同时,曹明秀还在做着“绿色心之光”的社会企业,对农民女工进行家政服务培训,帮助她们就业。夫妇二人的设想是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社会企业,包含一个公益基金、一个培训学校、一个家政社会企业,用盈利的收入再去帮扶农民工子女教育。“我们现在只在两个小区开了店,按照我们的模型设计,开到5个店,这个模型就可以持续发展。但是没想到却被突然中断了。”黄鹤说。

面临窘境:多次遭遇债主围堵

而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基金资金断流了。“一是因为发起人汪唯先生已经去世,后期资金无法到位,二是今年又赶上了郭美美事件。本来我们在谈一些社会捐助,结果全没有了。”黄鹤说,他们共欠了教师们四个月的补助。

除了爸妈亲戚朋友的钱,因无车房抵押,为了维持基金的运转,曹明秀和黄鹤两人不得不向社会上的公司和个人借了30多万元。利息高达10%~20%。“有一个人借了6万元,一个月之后就要还72000元。”黄鹤说,利滚利加在一起,他们已经欠了40多万元。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向社会上的公益组织求助。但是“他们并不关心农民工学校教师和农民家政女工。”

曹明秀在网上写道:“一年半了,自从我博士后出站,每天好几拨债主围追堵截我的家,甚至半夜2点110也来了,我带着孩子和老人,撑不住了。”

上周,他们的办公室也已经因为付不起房租被关掉了,而下周,有两处农民女工居住的地方也要被关掉。

而他们还有额外的欠债。2008年,黄鹤将一手创办的农民子弟学校行知学校捐出,“给学校留下42万元的现金作为运行费,自己承担了两个月老师工资16万元,外加40万元工程款”,共欠债90余万元。曹明秀告诉记者,她不得不利用爸妈退休金及亲戚朋友还了近60万元,但仍然有30多万元无法还清。“公益需要整个社会的关注与支持。”

回应质疑:他们是客观的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说,黄鹤和曹明秀都是“名人”。黄鹤是最早一批成立农民工子弟学校的人,曾经上过央视《面对面》。而曹明秀更是以做保姆事业的女博士后而被公众所知。

但他们并不为所有人所理解。“如果我现在不干了,放弃了,出去找份工作至少有50万元的年薪。”

“举债办公益”引来的是质疑。有网友说,为什么要借钱办公益?不能自己挣钱再去做慈善呢?黄鹤早在办农民子弟学校行知学校时就面临过多次被封校的风波。对于这次事件引来的质疑,他告诉记者,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师和农民家政女工这两个人群数目庞大,他们是客观的存在。“我们两个人可以马上不做,可以过得很好,可他们还在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